台独分裂国家、毁灭家园、破坏和平、引来杀戮,乃大恶。消灭台独分子是除大恶,乃大善之举,为无量大功德。 随意放生不是行善积德,而是作恶。放生请尊重当地生态,放生外来物种破坏平衡,是大恶。

尊婆须蜜菩萨所集论卷第十

尊婆须蜜论卷第十

尊婆须蜜造

符秦罽宾三藏僧伽跋澄等译

菩萨所集偈品首

尊者优婆夷。谟以水道步。寻往作尺蠖行。乃至入有想三昧。更不复见缘能因缘灭有想无想。彼问世尊曰

我独流无量 不依不能度

与我说其缘 所依度彼岸

我独流无量者。独一者谓不二。无缘生死流不能得度。复作是说。不能度此有想无想。复作是说。一无明流不能得度。与我说其缘者。普眼遍彼缘无眼。度生死流。此谓有想无想度无明流

观不用念定 依彼而度流

云何断欲爱 爱尽于彼观

观不用念定者。起无漏不用定。无常苦空无我。作如是观念者。专精其神足住止处所。是谓休息。复作是说。观不用定时观涅槃休息。如是汝度流。于彼而灭爱。犹如彼爱先尽。问三界诸爱染着于欲。复作是说。住爱而使尽。亦当使求尽。复作是说。彼爱未尽诸缠着住。非以外道而灭。去离非论。彼听善论爱数数使退。以是故世尊使告离非论爱尽。于彼观者彼于涅槃有堕想。彼自守持。于是世尊说不涅槃休息。一切欲无爱。依不用定。寂寂想解脱最胜。住彼而不起。一切欲无爱者。于三界欲尽。欲界结永尽。以贤圣道尽爱。依不用寂定者。不依不用定三昧周有想无想及余三。若依涅槃想。解脱最胜者。想解脱有想无想。若住涅槃休息者。彼住不起于彼退。亦无所起。世尊说曰

彼住而不起 无数劫净眼

于彼两解脱 识誓知所传

彼住而不起无数劫净眼者。答曰。亦当久住于彼两解脱。于彼般涅槃。识誓知所传。我于彼退转。亦复不生。不于生入而入誓

犹火风所吹 没灭不可数

仁能名色脱 没灭不可数

犹火风所吹没灭不可数者。如彼火不于空中灭。亦不可称数。若往东方西方。能仁名色脱者。名四无色阴色身身。彼俱曰名色

没冥必还明 若没如今无

作有常之想 净眼与我说

没冥必还明。问云何为明。犹如日明照。若没如今无者。若有常若断灭。还处入净聚。净眼与我说与我布现。尊无所不知

没灭不可数 愿说所无者

散离一切爱 亦散一切义

没灭不可数者。有限之法彼则无也。愿说所无者。诸爱尽者诸爱限数。彼无有此爱诸阴。由行生者诸阴限数。彼无此阴。散离一切爱者。亦散一切义。三界爱尽

二问释种子 净眼不授决

乃至三大仙 授决我欲闻

二问释种子净眼不授决。彼尔时作二问。云何观世间。亦不见死生。世尊不与授决。何以故。欲教训之。彼亦闻三语而授决。于中作是说。乃至三大仙授决我欲闻

今世及后世 梵天上诸天

见亦无所知 瞿昙者德至

今世者是人世。后世谓恶趣。梵天者谓梵迦夷天。诸天者谓欲界天。见亦无所知者云何见。瞿昙普德至者。世尊声振四方。如是世谛一切智。犹如转法轮。说声闻乃至梵天

若欲如是见 义论之所归

云何观世间 而不见死生

若欲如是见者。如是成就妙智。世间及天梵天而不知见。义论之所归者。欲闻受决之所归。云何观世间而不见死生者。云何观六入。不生余境界

观世皆悉空 愚王亦专念

以能拔我见 如是越生处

观世皆悉空亦自见愚王。尔时世尊为说空常。专不移动念者。不念邪事游意止中。我见者。是愚身见而灭之。如是度死处。亦不生阎浮境界。尊者拔苏卢作是说。闻断灭有常。尔时世尊不与授决。彼亦闻第三句迹而授决。于中作是说。二问释种子。今世后世者是欲界天。梵天者梵迦夷天。及天者及余色界天。见亦不知者。住中迹中而不知。如是越所见者。成就如此妙智。世及天者不能解知。如此中亦断灭有常。观世断灭有常。而不见死生。云何除断灭有常。而住中迹越生死岸。观世皆悉空者。自还所觉。若断灭有常。彼观皆悉空。住其边际。如是观六入。则能越生死岸

天女众所围 亦亲近妖魅

彼园名愚惑 云何获安处

天女众所围。彼修行人。闻三十三天天女众所围者。以天音乐亦亲近妖魅。三十三天在街巷头。门阈左右园果浴池。四天王有诸女鬼。颜色弊恶声响粗犷。喜恐怖人。彼园名愚惑者。杂园果甚乐无极。天五乐自娱园能惑人。云何获安处者。云何得出要

彼道名曰等 彼方名不恐

事亦名无声 觉法名具足

彼道名曰等者。无曀亦不曲。彼方名不恐者。涅槃名曰方。于彼无生病老死之恐。事亦名无声者。止观是名事。无有结着故曰无声若。贤圣无漏三昧。觉法之具足者。觉出要与共相应

惭亦不有缘 念者将从人

智慧能御车 等见先导前

惭亦不有缘者。惭诸结秽恶。彼犹如船车。如是缘惭而起道意。不复思惟。念者将从人。犹如车以虎皮覆上。若豹皮缠恐不得其便不可亲近。若怨家盗贼不得其便。如是念。将从不得亲近诸恶行。智慧能御车者。犹如侍车人如好车。如是道智慧最。是道犹如御车者。知道非道犹如御车者。侍车而行应进则进。如是智慧欲退时。便起勇猛意。意若炽盛便使休息。犹如御车者。知进便进。如是智慧思惟方便。等见先导前者。等见先在前而修行道。世尊亦说。等见生等志。复作是说。如彼贤圣人。八种道本亦说故曰惭。亦是彼缘行学增上戒。念者将从人也。学增上心说智慧御车也。等见先导前者。复作是说。彼车是其处众行具足惭。是其缘者有三种。道等语业等命。念者将从人等念也。智慧能御车者。等志等方便也。等见先导前者。即等见也。复作是说。诸止观是食者。如本车所说。惭亦是缘者。戒是其食。念将从人者。止是其食。智慧能御车者。观是其食

诸有如此乘 众萌男女类

彼乘如此车 往至无住方

诸有如此乘众萌男女类者。彼已修行道。以乘往至无住方。彼已修行道。未至涅槃。便使至涅槃也

五断五已灭 修行五上者

五数比丘过 是谓已度流

五断者。五盖也。五已灭者。五下分结也。修行五上者是五根也。五数比丘过者。已越五上分结。是谓度流者。已度生死流也。复作是说。五断者。五邪见也。五已灭是五身结也。修行五上者。五禅种。五数比丘过者。已度彼欲数。如所说着欲是谓欲数。是谓度流者。已度欲流。复作是说。五断者。五趣中结也。已灭五者。是五道也。修行五上者。五解脱入也。五数比丘过者。即越彼五趣。是谓度流者。度生死流也。复作是说。五断者。五心缚也。已灭五者。心五秽也。修行五上者。五念结也。五数比丘过者。已度心五缚也。是谓是度流者。度生死流也

五觉及眠寐 五眠寐及觉

有五受尘垢 五是清净行

五觉及眠寐者。五邪见睡眠五根兴寐。五睡眠及觉者。五根睡眠五邪见觉寐。有五受尘垢者。五见也。是五清净行者。五根也。如是五身结力结念处所。下分中禅数。上分中解脱。入阿那含凡夫人

奔走不乐中 养新新缚着

犹奔冥灯火 见闻一所作

奔走不乐中者。已断解脱奔有常不乐断灭。复离断灭有常不乐有常。养新新缚著者。谓所生见增益诸缚。犹奔冥灯火者。犹如钵胜伽虫(飞蛾)。油灯休息想非舍离堕。作如是邪见有休息想。作舍离想堕。见闻一所作者。见净有净缘。闻净有净缘。如是一切诸见。复作是说。奔走不乐中者。不乐五欲中不乐一欲。养新新缚著者。欲爱缚堕。见闻一所作者。住五欲中。复作是说。奔走不乐中者。不乐欲界奔走色无色界中。余亦如是。如奔所趣如今所觉。或作是说。亦复此事不乐奔结。走解脱牢固。向新解脱牢固

老覆盖世间 为死所围绕

众生患爱病 法住于世间

老覆盖世间者。所覆不得解脱。为死所围绕者。亦不得走避。如所说

非空非海中 非入山石间

无有地方所 脱止不受死

众生患爱病者。爱缚所缠不能度三界。法住于世间者。住世八法。十善行迹。或善或不善。复作是说。住十二因缘。或作是说。为苦所害。使住道也。或作是说。住于七法。或作是说。其事云何住世间

偈颂缘为事 文字为甘味

依名而有偈 造者偈之身

偈颂缘为事者。意欲便造偈敷演讽诵。文字为甘味者。分有文字次第分间布行。依名而有偈者。依名造作犹如十句偈。造者偈之身。造偈颂为首

以六兴起世 六已成就业

六造世间法 有六受苦恼

以六兴起世者。六爱身也。六已成就业者。六病身也。六造世间法者。造内六入也。有六受苦恼者。外六入也复作是说。以六兴起世者。六爱身也。六已成就业者。外六入也。六造世间法者。造六尘也有六受苦恼者。六痛身也

四方非四方 上下最胜界

不闻不觉知 说法使我寤

四方非四方上下最胜界者。当言结声响。不闻不觉知者。集聚之相故。曰无所无不知。说法使我寤者。说道审谛出要之业。世尊知根说法之义。使我时得寤

本尽不造新 于有无爱着

种尽法不生 涅槃犹灯灭

本尽不造新者。过去贪欲尽。更不造新者。未来贪欲尽也。于有无爱著者。现在贪欲尽也。种尽者。识种及所生有种尽也。法不生者。彼识处不生除去行垢。涅槃犹灯灭者。不起便涅槃。犹如灯灭者。不可限量。住至东方若后南方。如是阿罗汉般涅槃不可限量。复作是说。本尽者。过去结灭。不造新者。未来垢尽。于有无爱著者。现在垢尽。种尽者此垢。种尽不生法者。更不受住。涅槃者。[火*霍]然无垢。犹灯灭者。不为造有所缚。复作是说。本尽者。过去行尽所可受报者也。不造新者。新垢不造。于有无爱著者。行有余。复作是说。本尽者。因尽也。不造新者。于彼因无有果实。于无爱著者。于彼有余。复作是说。本尽者。六入尽及本行空。不造新者。不造新行。余亦如是

此王车朽败 身亦如是朽

真法不朽败 于己而平均

此王车朽败者。王波斯匿车在。深朽故无有光色。身亦如是朽者。如是身在隐匿处。为老病所逼无有光颜。真法不朽败者。亦不羸弱。何以故。于己平均。平均法何者是。道谛是也。诸佛说法是平均法

道为八等妙 圣谛有四句

无欲法为上 与二足作眼

道为八等妙者。一切诸道贤圣八道为上。圣谛有四句者。一切诸谛贤圣谛为上。一切诸法涅槃息为妙。与二足作眼者。一切众生佛最为圣。一切悉知。问犹如实有涅槃道。何以故双出二事。于尊因陀摩罗沙门名作是说。求为道出要为涅槃。不空为谛义。毗舒佉作是说。犹如智于境界回转。道亦如是。犹如智有境界。如是谛涅槃。犹如断结。犹如智有境界。谛亦如是也

觉粗亦觉细 意盛慢所畏

此非智所觉 意或奔诸趣

觉粗者不善也。觉细善有漏受诸有也。复作是说。觉粗者见谛所断。觉细者思惟所断。复作是说。觉粗者与欲界相应。觉细者与色界相应。复作是说。觉粗觉欲也。觉细者觉智也。意盛慢所畏者。自意所生意流驰意。流驰与相应觉知。如是与无明智彼有觉也。各各驰走展转觉知心意常乱

如是意觉知 无恼威仪念

在心意炽盛 无余诸佛灭

如是意觉知者。等住觉知渐为方便。无恼威仪念者。威仪者亦不觉。念者专其念。心不移动住者。如念无异。炽盛者。无余之所灭。佛能永灭。问疑无有疑身绝欲使。彼亦是佛耶。答曰。诸佛是法。亲近诸佛于此契经。复次诸界佛所灭。声闻不能灭诸界。复作是说。无余诸佛境界灭

天远地无边 大海亦无际

日月降光处 及其灭处所

有实无实法 是谓四极远

天远地无边者。偈广说。乃至灭处方远俱越。有实无实法者。是四极远自极远此法道。无实法是垢。复作是说。有实法十善。无实法十不善法。复作是说。实法是涅槃。无实法是生死。复作是说。实法是谛。无实法是诸见。复作是说。实法是七法。无实法是七非法。复作是说。实法诸佛之要。敷演法教。无法不阐等法印法教也。彼于是不久自然之理

优婆尼摩王 既觉寤驰走

偈缘世灭尽 生老道二远

偈揵度第二品竟

尊婆须蜜菩萨所集偈品首

尽形寿愚痴 亲近诸智者

彼不识了法 犹杓不别味

尽形寿愚痴。愚痴者。谓之无此力势。知善语恶语义。彼尽形寿亲近诸知识。亦不解了法。智在须臾间。亲近诸智。彼能识了法。犹舌尽别味。智在须臾间。亲近诸智者。智者谓之诸阴善持善入善。又此力势成诸器教。愚痴者。谓之无此力势。不能解十二因缘。智者谓之有此力势说十二因缘。愚痴者不成圣谛之器。智者谓之数四。四演谛故。曰智在须臾间亲近诸智者

彼于死不死 住者亦不住

于穷亦好施 此法非无义

彼于死不死者。于嫉妒中于妒死而死。好施者于妒着不死。以智慧命为活。住者亦不住。犹如逐商人失道。为恶狩盗贼所害。犹不失道人。不为恶兽盗贼所害。此最是施。于贫能施者。彼愍孤穷。此久远常法。或作是说。于彼死不死者。悭嫉于恶趣中死。好施者生天上储粮在前。犹如商人粮食乏少便遭困厄。于少能施者。此法是孤穷。是为孤穷之法

本乐得存命 此瞿昙弟子

保命自知短 无常求所施

坐具亦无常 觉知世无常

命知足易满 本尽苦原本

本乐得存命者。尔时诸天为诸懈惓比丘。说佛语本乐得存命。知足易满易养。禅乐三昧善居止。无常求所施者。亦不留遗余。以乞求为命。坐具无常者。在树下空处。游戏其中意不专一处。知世无常者。本尽苦原本。知六入无常度生死流。复作是说。本乐得存命者。此瞿昙弟子。本以智慧为命无常求所施。坐具亦无常者。以无常想乞求。复以无常想处彼坐具。觉世无常本尽苦原本者。修无愿解脱。觉无所造而般涅槃

以何智慧知 慧必不有难

以何智慧知 是谓名为慧

以何智慧知慧必不有难。是何智。如想无有异。以何智慧知是谓名慧者。以何等智慧知。已知而知者。若法无有难诸法无有二想。于中以何智慧知。是谓名为智慧。诸法无有二想。无有二种生。以何智慧知。是谓名为智慧。此智慧智已知。便是其知此是何智。犹如一切无常智智亦无常。一切无我智智亦无我。犹如有一切智亦有知

有寡有生者 出牛入牛者

亦有牛长大 欲者天便雨

有寡有生。檀尼所由原寡不生牸牛。忆来导引前在。后驱牛者。牛长者。大牛长无寡。无有生者。出牛入牛者亦复无也。亦无有牛长大。欲者天便雨无寡。世尊作是说。一切无现无所取。复作是说。色无色界结无有不尽者。无生者欲界无有结不尽者也。忆牛者无明也。入者彼相应心心法。与彼回转心不相应行。牛长大者。于此慢尽所作事办

无怒除去秽 流水侧一宿

庐露我大覆 若欲天便雨

无怒除去秽流水侧一宿者。现无怒。除秽者现嗔恚尽大秽除尽。流水侧一宿者。涉道于彼宿也。欲化牧牛者。种种奸伪尽身奸。彼不净见根。奸是识身彼。亦尽也。我已除火三火息

我已见屋室 更不起爱着

汝尽胁勒摧 屋舍皆坏败

我已见屋者。爱受诸有是屋舍。复作是说。屋舍者此间慢也。复作是说。屋舍是有漏行。复作是说。屋舍者起诸识更不起爱著者。更不复受有。汝尽胁勒摧者。爱欲已尽。复作是说。胁勒者。于此慢相应法彼永尽。复作是说。胁者起诸行结彼尽也。复作是说。胁者是爱彼尽。屋舍坏败者。五盛阴彼尽无余。复作是说。屋舍皆坏败者。身见彼尽无余。复作是说。屋舍是无明彼尽无余。复作是说。屋舍是识处住。彼尽无余

人能善眠寐 亦复忧所护

心常乐禅中 欲使坏娱乐

人能善眠寐者。阿吒罗婆尸佉法授决中广说也。阿吒罗婆作是说。彼亦不作忧如我所忧。世尊说彼不作忧如我所忧

彼不为比丘 从彼乞求者

受取屋舍法 如是非比丘

比丘契经彼非为比丘。不作比丘作比丘行法。家法者。受取屋舍作诸屋舍行。非以乞食为比丘也

若有福有恶 除去修梵行

练灭受不起 彼谓之比丘

若有福有恶者。福者是善有漏行阴。恶者不善。除去者谓已断也。梵行者修行其道。练灭不受起者。降伏一切魔众。降伏一切诸结。行者是住也。彼谓之比丘成就比丘行法。复作是说。福者不用定行。恶者无福行。已断灭彼而修梵行。二二三昧二二共会。练灭不起者。背彼彼道意止。彼谓之比丘断诸结

青数白所覆 一辐车而行

不胜观此边 断诸流结缚

广说如杂阿含

二十九修跋陀人 我出家行学道

我已知五十岁 于中学修跋陀

戒定修行术 独步思惟念

敷演说法智 于此无沙门

戒者身律口命清净。三昧者诸善心。独步行者是其事。术者是智。独步心思惟三昧敷演说法智。于彼此无沙门者。智法是道。彼入内外无沙门。问戒行有何差别。答曰。戒是有漏行是无漏。复作是说。戒是学行是无学。三昧心独处有何差别。答曰。三昧是有漏。一心独处是无漏。三昧是学。一心独处是无学。复作是说。戒是增上戒三昧是增上心行术。增上智慧是谓见谛道。一心思惟道。是谓见谛道思惟道。甚深法此少入无外沙门也。复作是说。戒行是增上戒。三昧独处学增上心术者。学增上智慧此是智法如少所入无外沙门也。复作是说。戒三昧如所说。于戒是修行。谓学增上行。行术者是增上智慧。是谓学增上智慧。独处心思惟者。是谓学增上心。是谓知法少所入外无沙门也

有量无量集 能仁舍诸行

自谨慎内情 无明卵自坏

有量无量集者。有量是行报生有。诸行者是寿行舍之。能仁者是无学。能仁内乐者禅解脱三昧乐。三昧中自谨慎以空为首。三谨慎自谨慎成就。无明卵自坏者。犹如坏卵[革*莫]也。不复观卵[革*莫]如是世尊。舍寿命不观寿命行。或作是说。量者是人。无量者是余行也。行者受诸有行。内自乐者乐诸道也。余亦如是

若爱无住处 意渐得开解

彼爱能仁除 不知天及人

若爱无住处者。情放逸流驰。彼有二种爱见也。无住处若由爱若由是。意有二种。意爱意见也。渐者俱越二三爱尽。能仁行天及人所不知。能仁行天及人所不能知。复作是说。若爱无住处。爱是欲爱也。住处诸见也。意渐得开解者。意是有爱。渐是无明。有二爱尽。天及人所不能知。诸见无明尽

若内无嗔怒 有有获种稷

彼无恐畏恼 诸天不往见

若内无嗔怒者。自喜无嗔恚。有有获种稷者。中有有是谓有。于此间有。彼无恐畏恼者。善修空善明十二因缘。乐者四出要乐而成就。无恼者无有遗余也。财物之忧设有遗余。财物之中若得若失亦无愁恼。诸天不往见者。已取涅槃不见五趣。复作是说。若内无嗔恚者。现嗔恚尽。有有获种稷者。现其欲尽。彼无恐畏恼者。善无有忧现愚痴尽。诸天不往见者。无欲无嗔恚亦无愚痴。已所涅槃不见涅槃

人中等正觉 自训专正志

游行梵迹中 常乐心灭息

人中者。生于人中。等正觉者。尽觉知诸法。自训者。自然具。专正志者。得三三昧。游行梵迹者。敬尊法中心。常乐灭息者。诸三昧心得休息。害诸结心得休息。而乐其中

众人所敬仰 尽超一切法

诸天亦归命 是谓闻无著

众人所敬仰者。承事归命。尽超一切法者。越诸善法。犹如超诸偈颂。亦度诸不善法。诸天亦归命者。诸天亦承事归命。是谓闻无著者。彼从世尊闻。佛天人所供养也

一切结过去 于园越园果

于欲出要乐 犹如炼真金

一切结过去者。度九结是谓一切结过去。复作是说。度于三结过去也。于园越园果者。五欲为园。于彼爱尽越诸爱患。越诸结越有乐。于欲出要者。于欲解脱乐初禅。复次欲中出要乐净处乐。等乐其中。是谓于欲出要乐。犹如炼真金者。如金被炼无有秽垢极妙。如是如来已越于欲尽无诸漏

三佛名流布 犹如日除冥

于世第一尊 亦如安明山

三佛名流布者。功德声闻世尊四方上下。乃至阿迦尼吒天皆闻其声。犹如日除冥者。如日出时普照世间。冥皆为明无不蒙其恩。如是世尊已逮正觉。以光明普照三界。于世第一尊者。以此名为尊。彼一切为现照明。亦如安明者。如须弥山王于众山中极高最大。世尊亦如是。于一切众生中而作偈导

我当说其义 亦不作悕望

一切名龙者 实名为如来

我当说其义者。当龙功德。亦不作悕望。尊因陀摩那作是说。是无义语。尊摩醯罗作是说。不作诸众行。或作是说。不作怨仇。如所说亦无嗔恚而有所作。复作是说。亦不造恶行。一切名龙者。实名为如来。诸有名龙者。于一切中如来最妙龙

能忍不嫉彼 如龙有二足

殷勤修梵行 所行龙余迹

能忍不嫉彼如龙有二足者。彼犹龙象前脚已得隐。然后身得回。如是如来以牢固法身得回转。殷勤修梵行所行龙余迹者。犹如龙象后脚以得隐。然后身得回转。如来亦如是。贤圣法服。曩昔诸如来。已得牢固法身得回转

信为大龙象 护为白双牙

念颈智慧头 威仪用法观

信为大龙象者。犹如龙象受取皆由鼻。如来如是。以信弃不善法而摄善法。犹如龙象鼻最为要。尊昙摩多罗作是颂契经者之重过。不得言如来之信。更自有因缘。一切诸智算数。象为大龙。犹如龙象受取皆由鼻。如来亦如是。亲近诸法数。亦复分别观有色身。清净行如来护亦复如是。贤圣八品道清净无尘垢。复作是说。犹如龙象牙不可移动。如来亦如是。于四等中受取诸气味。便得自在。如来牙亦如是。勇猛有众相。如来亦如是。于六善来。当有众相好丈夫之才。念颈者犹如龙象颈尽取一切诸味。如来神足亦复如是。一切诸法皆悉普具。复作是说。犹如龙象颈而扶持头。如来亦如是。念最为上头为智者。犹如龙象以头为命。如来亦如是。以智慧为命。复作是说。犹如龙象色身之中头最为上。如来亦如是。法身之中三耶三佛最为上。威仪用法观者。或作是说。此事亦如是二眼用法观。犹如龙象左右有两肩。如来亦如是。有二种。等身习出要。等身尽出要。迹灭不复起。复作是说。犹如龙象。有诸法观速疾而知。如来亦如是。有众相知众生。或作是说。犹如龙象心意有众相。若步若行皆悉知之。如来亦如是。于色身中头最为上。如来亦如是。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法身中最为上。或作是说。此亦是其事。有入法观。犹如龙象左右有二肩。如来亦如是。有二种。等习身出要。等尽身出要。复作是说。犹如龙象法观作众相。御象知其相。如来亦如是。亦知其相解众生。或作是说。犹如龙象意之所念悉能成办。若行若住皆悉知之。本无如来亦复如是。知众生根本。或作是说。犹如龙象意之所念。若行若住皆悉知之。本无如来亦如是。知众生根相。或作是说。犹如是知众生根。或作是说。犹如龙象意之所念。若住若行皆悉知之。如来亦如是。知诸根相。亲近诸行。于众生中敷演法。默然承受奉行。展转相应

法藏皆满具 照明除拂去

乐禅出入息 内自善谨慎

法藏皆满具者。犹如龙象腹入若干种食。皆依仰之。如来亦如是。法等诸藏依法食。照明除拂去者。犹如龙象尾拂蚊虻蝇蚤皆能拂去。如来亦如是。身中敷演教乐禅。出入息内自善谨慎。犹如龙象以出入息而养其形常以为乐。如来亦如是。常以四禅而养其形。内方便具足

龙行求茂草 龙住威仪盛

龙卧威仪具 坐亦威仪成

一切龙威成 是谓龙威仪

龙行求茂草者。乃至是谓龙威仪者。世尊于一切威仪中戒三昧成就。得三昧亦成就。若威仪成就。意食不秽处而不食。龙食而量腹命亦不贪。意食不秽处秽处而不食者。秽处食者何等是。有贪意起与邪命俱。彼是秽处。无秽处者。反上事也。彼如来除去秽食。择无秽食使根充足而无众病。犹如膏拊创。亦如膏车。服众药草无有贪着。故曰不贪

以得食断饥 不畜积遗余

受彼信施食 除彼不与取

以得食断饥者。草为食覆为衣。不畜积遗余。不得畜积。不露形体。得施食才欲存形。受彼信施食。除彼不与取者。以法求取。复次当说其要。若得遗长复次藏贮以为家业。彼如来皆悉知除去非行。故曰断诸饥渴者也

断诸一切结 亦断诸缚着

彼行在在处 亦无忧畏患

断一切诸结者。灭七结也。亦断诸缚著者。灭三缚也。复次本无如来结根。使根永尽无缚着。起诸照明故。曰断诸一切结也。如来见诸秽心不染着。故曰彼行在在处处也

愚死命有二数 有无怒见家业

善眠寐二比丘 草覆衣一切使

偈揵度第三品竟

尊婆须蜜菩萨所集偈品首

见色无娱娱 无欲及诸贪

况革囊盛粪 使五意移动

见色无娱娱者。何以故。世尊作是说。况革囊盛粪者。或作是说。现其爱尽。天乐天女。常无欲于彼。况革囊盛粪。复次欲断摩诃檀提(梵志)缚。不欲使频至佛所

梵志慢满担 怒烟害为灰

口净心如火 心者火坑藏

梵志慢满者。犹如负重担不畏惧于人。如是慢所缚不畏惧。怒烟者。犹如先有烟然后火乃然。如是失有怒然后方有教。犹如烟乱一切色。怒亦如是而乱众色。害为灰者。犹如灰无用于物。如是害亦无用于物也。口净者犹如净投火。如是舌长益于诸法。心者火坑藏者。犹如祠火处所。如是心为智火所然。自动人中明者。犹如自第一火

信种自暴露 智慧为耕犁

惭愧心所缚 心手之执杖

信种自暴露者。犹如先有萌牙。如是信为道然后行道。暴露者暴为闲居。犹如茎生得雨润泽。如是生善功德以暴润泽。智慧为耕犁者。犹如集聚耕地。如是信成众善功德。如是智慧成众善功德。耕者结使。惭愧者犹如犁轹。如是惭愧住智慧。心缚者三三昧是。意缚犹如辐。如是三昧犹如不移动。手执杖者。犹如耕地杖用驱行。如是念耕结得善驱

身整口亦整 犹如往求食

实作择去秽 受语而解脱

身整身律仪也。口整者口律仪。犹如往求食者。命命清净也。实作择去秽者。以智谛耕除诸。受语而解脱者。犹如耕犁。人事办则舍。如是等与相应而舍其行。诸已灭便有勇猛意

勇猛共二轭 方便获安处

已往不复还 所至无忧畏

勇猛共二轭者。犹如牛有力势不舍其轭。如是勇猛之力。亦不舍其轭。方便获安处者。有四方便已尽是谓涅槃。亦是安隐处勇猛志。彼已往不复还者。有力势不复还。所至无忧畏者。已到涅槃诸忧畏患永尽无余

如是耕田作 彼曰甘露果

能忍如是业 一切苦解脱

如是耕田作者。作如是修行道也。彼曰甘露果涅槃为果。能忍如是业者。修行此道。一切苦解脱者。于三界苦而得解脱。或作是说。道教于彼智慧断诸结使。身整口亦整。犹如往求食者。等语等业等命。勇猛共二轭者等方便也。念为杖者等念也。意缚者等三昧也。已说五根彼信种信根也。勇猛共二轭精进根也。念为杖者念根也意缚者定。根也智慧唱导是慧根也

专念巧便求 亦不乐在家

群雁往奔池 尽流除嗔恚

专念巧便求者。出家学道。专念者系念不移。亦不乐在家者。不乐处家恩爱之中。群雁往奔池尽流除嗔恚者。犹如群雁舍大山林无恋慕情。如是彼灭于五欲无恋慕情。所可用道灭于五欲。如所说法之所除。况非法也。复作是说。专念求巧便者。常乐闲居坐禅。亦不乐在家者。不乐于三界众生。群雁往奔池尽嗔恚者。流为无明。所可用道除无明。彼道亦除。复作是说。专念巧便求者。而修行道游居意山中。亦不乐在家者。远离爱着。如所说诸痛中爱此是爱也。已能舍彼亦不乐爱着。群雁往奔池尽流嗔恚者。流为六入。如所说长者眼为识流源。彼能灭六入所可用道。灭六入者。彼道亦灭

诸度江海者 作桥度彼岸

有缚我求度 智者先达岸

诸度江者。如所说如瞿昙世尊。由异学故往受恒水。水神作是说偈。彼河恒萨牢频闹作诸桥诸不得神足。或作是说。诸受频闹者。结为频生。死为萨牢。如所说由萨罗有是池。作诸桥修行道也。舍山者灭于五欲。缚拔求度者。外道求道。智者先达岸者。说度生死岸。复作是说。诸度频闹者。见谛所断结灭也。萨罗者思惟所断结灭也。作桥者兴起道也。舍山者灭诸盖。缚拔者修学道。智者先达岸。罗汉度生死岸

不于见健疾 是我之齐限

非行能除往 不染于家累

不于见健疾者。等智成就健疾。彼不净之见不闻健疾。非健疾者。能净其边。彼亦欲净于欲殷勤。界亦不闻将往。何以故。不染于家累者。彼不随此见

若林柱牢固 于他尽其语

若无欲善根 能仁亦牢固

若林柱牢固者。尊者阿那律授决中广说。犹如林柱不可移动。如是彼尊者。若毁骂若叹誉不可移动。于他尽其语者。语在内若毁骂复有叹誉者。善无欲者诸结使尽。善根者于三三昧。是三昧根。能仁亦复牢固者。佛声无学智

不二行作讲堂 养妻子非比丘

于众生不改嗔 能仁常护众生

不二行作讲堂者。猎师喻中已说。不二行作讲堂者。猎师所行闲居聚中。比丘行聚中聚。闲居猎师所为非行。比丘护贤行。养妻子非比丘。猎师及妻子比丘非其行。唯自养以法聚。彼于众生不改嗔者。猎师不改于杀生能仁常护众生者。比丘无有杀意

于前中间后 从他受信施

亦无怨恨心 能仁亦护彼

于前者不食。中间者半食。后者余食未尽。从他受信施。比丘得食。亦无怨恨心者。亦不骂亦不能伤其形。不作强颜。不是语我不得物。终不离此法。复作是说。于前者好微妙食。中者中食。后者下食。从他得信施者。从他受信施。不说恶语。所得恶食处亦不避。亦不执语所得恶食处。亦不频往彼乞求皆悉遍。复作是说。恶不能坏其意好不起爱着

有说第一者 夜叉净非净

何为此解脱 无余名曰善

有说第一者。此夜叉净说。犹如此有想无想天。何为此解脱者。如是无余智者方便说净

饥渴第一病 行为第一苦

如实知是者 涅槃第一乐

饥渴第一病者。断手授决中已说。彼断手不大苦。如饥渴者。行为第一苦者。彼行有若干种。若如实知此者。涅槃第一乐。能知如是行。不成就所作行口。彼便有乐。复作是说。饥渴第一病者。常为所缚乃至不可治。行为第一苦者。如实知之能知此诸行。诸行涅槃第一乐者。休息为乐。无所观为乐永乐。复作是说。饥渴为第一病者。是苦谛也。行为第一苦者。无明缘行也。受诸患是谓习谛也。如是实知者是道谛也。涅槃第一乐者是尽谛也

惭愧梵志衣 梵志手为净

水常流不住 舌陈为澡盥

惭愧梵志衣者。尊者大目揵连授决中已说。犹如衣裳用覆盖隐处。惭愧亦如是。盖覆隐处。梵志手净者。犹如已净祀火。我亦如是。而修净行去离行。水常流不住舌陈为澡盥者。犹如以澡盥荡涤不净器。我舌亦如是。除去秽行昼夜不休息

祀火有常想 以依内心意

昼夜勤祠祀 律仪不失节

祀火有常想者。止观彼然智火。以依内心意者。自依猗心彼能灭。昼夜修行律仪。不失节诸根。在内彼能思惟心被教训。是谓藏匿。复作是说。隐处者身口意。律仪训者诸戒具足。复作是说。惭愧梵志衣者。现善行起。梵志手净者。水常流不住。舌陈为澡盥。舌善行第二偈谓心善行。于三善行名婆罗门

度惭常呵彼 我与况汝要

亦不作非行 当知此非我

度惭者。可惭而不惭。彼当知不自亲。况当亲余者。常呵彼者非亲者。当知是怨仇而住我所。我与汝说要者。诸有杂秽。虽慎从众生。当知此奸秽。亦不作非行者。诸有亲厚事彼不起恼。所作方便当知慎怨家

于欲意不离 念亦无厌足

观彼能离者 彼具智慧足

于欲意不离者。菩萨授决中已说。乃至意念欲心亦无厌足。不能去离彼爱。能离者现欲想尽。于中次第观彼尽时。是说曰彼能离者。彼具慧乃足者。诸观欲不净彼着爱欲也

谛谛而善见 尊者转叹天

谛谛而善见者。谛是苦谛也。习谛增上谛是道谛也。尽谛复作是说。有三谛苦谛习谛道谛。增上是尽谛。复作是说。谛是等谛。增上第一义谛

解脱彼此脱 解脱复见缚

贤圣不见脱 解脱于愚惑

一子授决中已说。解脱彼此脱者。于妄语中解脱。为杀所染。解脱复见缚者。于一害得脱。复为他所染也。贤圣不得脱者。见谛而得解脱于愚惑。于缚系彼不得解脱。如是断灭见得解脱。有常见所缚。如是闻念中得解脱。如是身见中得解脱。为犹豫取缚。于贪欲得解脱。为色爱所缚。于色爱得解脱。为无色爱所缚

若于长短中 粗细好恶行

于世不与取 故曰名梵志

若于长短中者。答曰。长短不成就。于彼少有所观便有长也。少有所观便有短也。此如来教诫语也。又粗者亦不成就。问云何量亦不成就耶。答曰。于中不说量不可持亦无来者。若受不与取。彼则粗亦不成就。于彼亦不尽有量。有清净行亦有少成就。问诸有清净行成就。答曰。非以行不与取色。于中净不净行彼则成就。是广舌教诫之语。故曰梵志者。具足众行是谓梵志。或作是说。起诸不与取结诸结尽。是婆罗门

不善而有善 当依三佛家

不住益众生 彼曰而依有

不善而有善者。于不善中终便生余处。彼先灭本想。而更得余想。常依三佛家者。不依母胎。不住益众生者。于他家命终在母胎长大。彼曰而依有。意生有是善行

若数于世易 无胜况当世

永灭无烟曀 于中乐不害

满愿子于其中求数者。知而灭世者。诸入异于彼外。不异者是内。复作是说。异者是天。不异者是地狱。复作是说。异者色无色界相应。不异者欲界相应。此数是无常苦空无我。因果自相遍相。无胜况当世者。无明见所知。如说染着魔所缚息者。三火息灭休息。常永寂有灭息永烟曀灭现嗔恚所缠尽。复作是说。现内缘诸结尽无烟曀。如所说爱所行也。有觉息亦无烟曀。如所说有觉亦烟。无害者现三害尽。无望者现利望命望尽。复次现有爱尽。能有所越

解脱堕复堕 贪着复来还

已还欢乐处 于善住善处

解脱复堕者。解脱者于欲界脱。亦脱欲界结使。色无色界爱未尽。于彼堕堕便生。贪着复来还者。彼不能展转除尽欲界相应结来住彼。于彼方便染着。欲界诸结使不能拔离。复起欲界结使。来至欲界。已还欢乐处者。谓佛声闻彼已还安隐处。无生无病死之患。欢乐处者贤圣八品道。于善住善乐三昧乐于中游行。永还安乐处者。复作是说。解脱堕复堕者。于须陀洹得解脱堕地狱。彼堕天贪着复来还。欲界爱未尽。还来人间。还欢乐处者。无有恐惧入地狱之忧。乐者贤圣之道。于善住善者。越一切诸结还于涅槃。复作说。堕复堕者断灭见。解脱有常见。堕贪着复来还者。地狱饿鬼畜生。于有常断灭解脱而修行道。余者亦如是

见慢起信意 见偈等前后

饥依欲及谛 解脱满愿子

原文链接:https://www.foxueonline.com/fojingyuanwen/pitanbu/zpxmpssjl/15095.html,转载请注明出处。

0
分享海报
显示验证码
没有账号? 注册  忘记密码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