台独分裂国家、毁灭家园、破坏和平、引来杀戮,乃大恶。消灭台独分子是除大恶,乃大善之举,为无量大功德。 随意放生不是行善积德,而是作恶。放生请尊重当地生态,放生外来物种破坏平衡,是大恶。

佛本行集经路逢死尸品第十九

本行集经路死尸第十九

尔时作瓶天子。复于一时。发如是念。此之护明菩萨大士。在于宫内。极意欢娱。今时已至。护明菩萨。宜早出家。我今可为彼大士故劝请。令出厌离五欲舍家出家。是时作瓶天子。心欲劝发于护明故。作意令从宫内而出向彼园林观看善地。是时太子告驭者言。谓善驭者。汝可速驾驷马宝车。我欲出城诣园游戏。是时驭者。闻太子命。即疾往奏净饭王言。大王。当知太子欲出观看园林。时净饭王。敕令庄严迦毗罗城。扫洒街巷。荆蕀沙砾朽木土堆粪秽瓦石。皆悉净除。乃至园内。所有诸树。是女名者。女璎珞严。男名字者。男璎珞饰。复振铃铎。唱如是言。莫令更有一人不祥。在太子前。或老或病。乃至太子眼见之后。生于厌离。是时驭者。即为太子。严备好车讫已。进上白太子言。圣子。善听。庄挍车讫。唯愿知时。太子坐车。威神大德。从城西门出。向于外观看园林。时作瓶天子。于太子前。化作一尸。卧在床上。众人舁行。复以种种妙色刍衣。张施其上。作于斗帐。别有无量无边姻亲。左右前后。围绕哭泣。或有散发。或有捶胸。或复拍头交横两臂。或复二手取于尘土持坌面头。或出种种悲咽音声。泪下如雨。大叫号恸。酸哽难闻。太子睹之。心怀惨恻。问驭者言。谓善驭者。此是阿谁卧之床上。以种种华。庄严围绕。乃至杂色。刍摩衣服。作于斗帐。人舁而行。大众周匝。称冤叫哭。说偈问言

王子妙色身端正 问善驭者此是谁

卧于床上四人舁 诸亲围绕叫唤哭

尔时作瓶天子。以神通力。令善驭者报太子言。大圣太子。此名死尸。太子复问善驭者言。死尸是何。驭者报言。大圣太子。此人已舍世间之命。无有威德。今同石木。犹如墙璧。无有别异。捐弃一切亲族知识。唯独精神。自向彼世。从今已后。不复更见。父母兄弟妻子眷属。如是眷属。生死别离。更无重见。故名死尸。向于太子。而说偈言

已舍心意等诸根 尸骸无识如木石

诸亲号啕暂围绕 恩爱于此长别离

太子复问善驭者言。谓善驭者。我亦有此死法以不。又此死法。我已超未。驭者报言。大圣太子。太子尊身。于此死法。亦未免脱。世间一切。若天若人。所有亲族。眷属识知。各各有是别离之事。彼不见此。此不见彼。而说偈言

一切众生此尽业 天人贵贱平等均

虽处善恶诸世间 无常至时无有异

尔时太子。闻说此已。报驭者言。若我此身。同有是死。死法未过。又我即今不得见天及以天中所有眷属。彼等又亦不见于我。我今何假向彼园林游戏快乐。可速回车还入宫内。我当思惟。是时驭者。闻太子命。如是言已。即回车驾。还向宫中。尔时太子。至宫内已。端坐思惟。我当必死。既未能得超越死法。系念默然。思惟如是。世间果报。会归无常。而太子初欲入宫时。有一无智愚痴相师。立在大王宫门之外。熟视瞻仰太子面颜上下形容丈夫之相。大声唱言。汝诸人辈。一切当知。从今日后。至七日内。此之太子。七宝自然成就来应。时净饭王。问驭者言。汝善驭者。引导太子。至园林中。颇得称心。受欢乐不。驭者长跪。奉报王言。大王。当知太子今出。不至园林。时净饭王。问驭者言。太子何故。不至园林。驭者白言。大王。善听。太子出宫。于其中道。见一死人。卧在床上。四人扛舁。乃至亲属。围绕哭泣。见已即回还入宫内。思惟不乐。时净饭王。闻此语已。心内思惟阿私陀仙所记。必实太子。莫复舍我出家。我今可更增益太子五欲之事。令其染着。勿使出家。时净饭王。与其太子。增加服玩种种充足。而有偈说

无量劫海功德行 太子以见命终人

心大怅怏怀忧愁 还入宫内思当死

昔置此城宫殿妙 太子年盛极端严

五欲称心甚自娱 犹在千目欢喜苑

如是次第。太子在于宫内。具足而受五欲。恣意欢喜。

原文链接:https://www.foxueonline.com/fojingyuanwen/benyuanbu/fobenxingjj/4718.html,转载请注明出处。

0
分享海报
显示验证码
没有账号? 注册  忘记密码?